• 西安回应“抢人大战致房价上涨”:恶意营销 2019-04-14
  • “翠微杯·我的军旅生涯”摄影大赛征稿 2019-04-12
  • 一加手机5【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】 2019-04-12
  • 打造时尚达人般的理想生活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4-09
  • [哈哈]逻辑:既然已经按需分配了,也就是说,你的自我实现需求也都满足了,那按劳分配的那一部分有何必要?只要不哈,就知道这是很清晰平滑的逻辑。 2019-04-01
  • 日本乒乓球公开赛张继科摆脱“一轮游” 2019-03-2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07
  • 一起嗨起来!大国重器组团跳“机械舞” 2019-02-20
  • 冰溪洋博客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2-20
  • 澳大利亚多名华人获颁授女王勋章 来自不同领域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1-18
  • 光明日报:对抄袭行为不能仅道德谴责 2019-01-18
  •  联系我们:通过邮件
    欢迎光临扔书网!
    当前位置:扔书网 > 玄幻小说 > 碎星物语 >

    河北快三最新遗漏:第七章 不一样的传说
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完全没想到,自己的人生可以在一天之内,有这么大的转折,先是好好的在殿里当公主,如往常那样去宝库拿东西,忽然就遇到有人提亲,还送了彩礼过来;忽然自己就答允了出嫁;忽然自己就遇到了未婚夫兼家暴杀人魔;忽然他就拿了那把疑似前世砍了自己的刀,再一个忽然……自己就被带出洪荒古殿,不晓得跑什么地方来了。

        是说,从情况分析,自己是被绑架掳劫了,但考虑到双方关系,自己怎么越来越觉得这大有情侣私奔的意味?

        而且,牛魔王守不住也还罢了,这么大的动静,肯定已经惊动妖皇,却为何完全不见祂出手阻拦?要是祂有那个意思,只凭分身在行动的霸皇,怎么都不可能带人闯出古殿,还脱离了那方世界……真当永恒者是纸老虎吗?

        若说妖皇有意放行,那……自己也不了解母皇到底在想什么?

        “……妳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淡淡的关怀之声,从旁传来,司马冰心连忙回神,匆匆应道:“没、没事啊,我能有什么事?母皇的宝甲,厉害得很呢,倒是你……还好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好?有什么不好的?”霸皇笑得自信潇洒,“与本霸皇为敌,永远只有敌人该叫不好,本霸皇怎么都会是好的那一个?!?br />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点点头,迟疑道:“过去我听侍女们提过你,都说你霸气无双,横扫诸天,遇强越强,无人能阻,是一等一的伟男子,没想到……”

        霸皇不耐烦似的一挥手,“全都是虚名而已,本霸皇从不在乎,也不需要这些赞扬,嘿,说这些话的人,哪一个真正了解过我?”
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轻叹道:“还真……都是虚名呢?!?br />
        眼前,霸皇坐在大石上,手握战刀,神情虽然豪气,脸色却是苍白,胸前更是一大片血渍沾染,任谁一看也知道他受创不轻。

        刚刚杀出洪荒世界时,霸皇中了牛魔王一击,当时就被击破护身力量,只是强行镇住,待得穿梭空间,来到这处不知是哪个小千世界的荒野山林,压下的伤再也镇不住,大口鲜血喷出,堂堂霸皇,就这么颓然坐倒……
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真没有想到,传说中那么不可一世,几乎战无不胜的霸皇,在自己面前的第一战,就是重伤吐血的这个场面,别说一点也不威风,和传说一点都不像,简直就是糗到家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以为……你是战无不胜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那当然!本霸皇难道会败吗?妳哪只眼睛看到我输了?就算去问那牛头,牠也会承认,刚才被劈退的是牠,输了一招的是牠,本霸皇是天生的战神,从来都是胜利者!”

        霸皇轻咳一声,抹去嘴边残血,“但战无不胜,又不是战无不伤,妳以为干架都不用付出代价的?战无不胜的代价,就是天天在养伤,吐血、伤筋、断骨什么的,是所有战神的家常便饭,妳吃多就晓得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喔?!彼韭肀内ㄚǖ阃?,与其说接受这解释,倒不如说,觉得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,目睹了伟大传说背后的丑陋真相,如果不配合一点,搞不好会被灭口的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对上九重万古,还只是分身,付出这点代价,算是很轻松了,妳让那个老牛倒转位置,弄个分身出来接我一刀,早被我砍得灰飞烟灭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霸皇摇摇头,“算了,不谈这些扫兴事,妳是怎么回事?之前在我那里的时候,已经够没精神了,但总算还有几分活力,现在怎么一副死鱼眼?人是活着,却半点活力和精神都没有,魂都没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慢!”司马冰心错愕道:“在你那里的时候?我……我什么时候到过你那里?”

        “自然是……”霸皇的话顿住,看了看身旁的金甲武士,哂道:“当我没说吧,也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,但妳现在这样不行,看着像个人,却一副行尸走肉的样……嘿,洪荒古殿那个鬼地方,说是妖界,可根本死气沉沉,万古之前我就说过,谁住里头都会被弄疯掉……我看妳就快疯了!”
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腹谤一句:你才是疯子。表面上不好说,只是勉强笑笑,但这笑容被金甲遮住,别人也看不到。

        霸皇道:“不扯这些了,妳这状态不对,后头妳想去哪?我送妳去,别顾忌老太婆会说什么,做妳自己想做的事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突然的被解放,司马冰心一下反应不来,懦懦道:“我……我也没什么想做的事啊,身为妖族公主,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别扯什么有的没的!”霸皇瞪着司马冰心,“妳是不是想回家了?始界的老家,想不想见见妳的亲属、家人?妳一句话,我送妳回去?!?br />
        乍听到司马家的亲人,司马冰心几乎立刻脱口说好,那是根植于自己灵魂的羁绊,怎么可能放得下?

        但话到嘴边,随即敛住,心中忽生的警兆,司马冰心陡觉不妥,自己已经承诺过母皇,完成约定了,如果自己抛开使命,跑回去和家人在一起,这不知算不算违约?

        违了和永恒者的约定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哪怕母皇不追究,其他妖族万古也吞不下这口气,更别说还有违诺之后可能触发的因果惩?!至肿茏?,别说加起来,任何一项都能让司马家遭到灭顶之灾。

        为了避免牵连他们,司马家自己是不能回去了,甚至要保持距离,这样对他们才是最好……

        但若不回司马家去,当下……又能去哪里呢?

        ……回洪荒古殿?似乎不妥,这男人拚着受伤,把我从那里抢了出来,立刻就说回去,好像很打他的脸,他这个人应该不能接受打脸的!再说,现在想到洪荒古殿,不知怎么,又有种压力很大的感觉,确实不想回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那又该去哪?
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目光一转,道:“不如,去你那里吧?”

        霸皇一扬眉,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是你自己说的啊,我曾经待过你那里?!彼韭肀乃始绲溃骸胺凑?,我又没有印象,那就再去看看好了,再说,我们都订亲了,去你那边看看,很正常吧?”

        这应当说是一个很正常的要求,但霸皇听完之后,沉默了两秒,阴着脸色道:“不行!”
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感查了危险的气息,任何在相亲过程中,不敢带女方回家看的男方,若不是家中有屎,就是心里有鬼,“怎么?不能带我去?难道你家里还有别的女人?这有什么关系?我又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妒妇,这种事我早有心理准备,不会说什么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霸皇斜睨一眼,“妳这女人在想什么???“

        “想每个女人都会想的事啊,你们男人难道不都是这样?”司马冰心惊疑道:“莫非……堂堂霸皇,你家里竟然没有女人?”

        “男人的霸道,不需要女人来点缀,一切女人在本霸皇的眼中,也不过是可征服的战利品,不值一哂?!卑曰实溃骸靶盎炅肷匣奁?,妳为人身,还是别往那边去,于妳不利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奇道:“你不是说我去过吗?我怎么会去到一个于我不利的地方?被人带去的?谁把我带去晦气这么重的地方?不会就是你吧?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霸皇略显尴尬,“据说妳那时挺傻的,谁朝妳勾勾手,妳就跟谁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这么糟糕?那不就是捡尸?”

        “很接近了,妳都没有一点印象吗?”霸皇摇摇头,“我那里不适合妳去,另外选个地方,我带妳去散散心,醒醒脑子?!?br />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一下也愣了,仔细想想,自己还真没有什么地方好去,虽然是没混到“诸天虽大,无处容身”的鸟收场,但眼下的处境也相差无几,还真找不到什么地方可以去的。

        为了避免妖族迁怒,波及无辜,不想回洪荒古殿的自己,还是与霸皇同行为佳,既然邪魂岭不能去,那能往何处去,倒是一个问题……

        想了想,司马冰心灵光一闪,抬头问道:“我们是不是认识很久了?你以前是不是放过?;故欠殴??”

        “我还干过龙咧!什么放牛放羊的,妳……”霸皇随口说着,原本不以为意,却忽地虎躯一震,望向少女的眼神带着惊愕,讶然道:“妳……记得?”
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点头道:“不一样的外表,但你们的眼神都一样……嗯,那个放牧的孩子,眼神没有这么霸气,可应该就是你,对吧?”

        霸皇咧着嘴一笑,“每个人都有些黑历史的,谁没有过弱小的时候?转生未曾觉醒的那几世,脓包了些,活该被人践踏,横竖不是什么光彩的形象,妳就干脆忘了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司马冰心道:“我也不想记得啊,但就是忘不掉,那天自然就想起来了,我想应该是很重要的回忆吧,不如……我们去那里看看?”

        “哪里?”霸皇皱眉,这女子太过跳跃性思维,自己一时竟然没能跟上。

        “就是去你第一次救我的那座山??!”司马冰心道:“以前的事情,我脑里模模糊糊的,只记起一些片段,我自己也很困惑,与其这样……不如我们顺着这些记忆去走走,看看以前到底是怎样的?”

        ……尤其,最后问问你,我以前到底是怎么死的?
 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   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 www.avcvp.com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• 西安回应“抢人大战致房价上涨”:恶意营销 2019-04-14
  • “翠微杯·我的军旅生涯”摄影大赛征稿 2019-04-12
  • 一加手机5【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】 2019-04-12
  • 打造时尚达人般的理想生活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4-09
  • [哈哈]逻辑:既然已经按需分配了,也就是说,你的自我实现需求也都满足了,那按劳分配的那一部分有何必要?只要不哈,就知道这是很清晰平滑的逻辑。 2019-04-01
  • 日本乒乓球公开赛张继科摆脱“一轮游” 2019-03-2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07
  • 一起嗨起来!大国重器组团跳“机械舞” 2019-02-20
  • 冰溪洋博客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2-20
  • 澳大利亚多名华人获颁授女王勋章 来自不同领域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1-18
  • 光明日报:对抄袭行为不能仅道德谴责 2019-01-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