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西安回应“抢人大战致房价上涨”:恶意营销 2019-04-14
  • “翠微杯·我的军旅生涯”摄影大赛征稿 2019-04-12
  • 一加手机5【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】 2019-04-12
  • 打造时尚达人般的理想生活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4-09
  • [哈哈]逻辑:既然已经按需分配了,也就是说,你的自我实现需求也都满足了,那按劳分配的那一部分有何必要?只要不哈,就知道这是很清晰平滑的逻辑。 2019-04-01
  • 日本乒乓球公开赛张继科摆脱“一轮游” 2019-03-2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07
  • 一起嗨起来!大国重器组团跳“机械舞” 2019-02-20
  • 冰溪洋博客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2-20
  • 澳大利亚多名华人获颁授女王勋章 来自不同领域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1-18
  • 光明日报:对抄袭行为不能仅道德谴责 2019-01-18
  •  联系我们:通过邮件
    欢迎光临扔书网!
    当前位置:扔书网 > 科幻小说 > 福安街22号 >

    下载河北十一选五走势:第一百九十章 月亮之心14

        “阻止月亮?”灰蛇一脸懵逼:“什么鬼?”

        “事情……不是你们想的那样!”阿木博士艰难地翻了个身,从掌心里抖出一张小纸条,上书几个大字——被监听了!

        灰蛇也不是个蠢人,在木阿吉几个眼神的暗示下,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真正的原委。

        而就在几十分钟前,当水鬼把这两个写个博士和金老爷子看的时候,他已经无暇解释过多——他苏醒后沉默的时间越久,就越是会引起怀疑,想要获得对方的信任,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……他本无意伤人,奈何辛集和七号的反抗,太过强烈,为了在江涯和月亮赶回之前离开,他不得不下了重手。

        短促的梦境,艰难的挣扎,他想起了被扔在柬埔寨的几天里,所经历的手术——在他的耳蜗里,藏着一枚小小的窃听器,那几乎是世界上此刻拥有的最先进的技术,细小到连提科也没能发现!当他醒着的时候,他能听到什么,监听器对面的人也就能听到什么,当他睡着的时候,窃听器会受到一些由于激烈的梦境而产生的脑电波的影响,暂时失去作用。

        饱受记忆混乱的水鬼,直到此时此刻才明白过来,早在他上一次来缅甸时,就已经陷入了别人策划多年的阴谋。他在金石大酒店所见过的碎尸案,不过半真半假——那些所谓的德国人,只不过是被一群真“德国人”的尸体给替换了的鬼影!

        那样古铜色的皮肤,那样厚实的嘴唇,那样一双双布满了老茧的手。这些饱经风霜的痕迹,和二十多年前,明起在苹果镇所见到的那批掘墓人,是那么的相似。他们的眼睛里,有厚重得化不开的风沙与贪婪,他们把曾经富饶美丽的苹果镇,变成了一片人间地狱。

        而他同时也想起来,在这群人之中,有一个人是那么的特殊——他曾经救过自己的性命,抚养自己长大,对自己关怀备至,最关键的是,他应当已经死了……

        于是此刻,当这个神情可怖的男人,一路上扛着个胖老头儿,来到仰光最大的地下赌石场的时候,一个苍老的声音,从男人的耳蜗中传了出来,直接轰击了脆弱的大脑:“我的孩子,要回到父亲身边来了吗?”

        不,你不是我的父亲……

        你是镇长的儿子……

        你是我父亲的故交……

        你在那场大火中救我出去……

        但是这些,都是你这些年来,不断灌输给“水鬼”的记忆,这不是属于“明起”的记忆。

        明起记得,你是怎样勾结外人,来挖掘苹果镇的古墓……

        明起记得,你是怎样四散谣言,又被父亲揭穿……

        明起记得,那最后一场滔天大火,绿眼睛的女人,是怎样从你手中,救走了妹妹……

    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那女人的声音非常古怪,沙哑而悲凉:“我受了伤,所以我现在救不了你,但是你相信我,我可以保住你的性命……我会在你的记忆里,加入一把锁,锁住那些可怕的回忆。那么外面那个坏人,就有可能让一片空白的你活下去来帮他做一些事情……记住,很多年后,如果有人解开了这把锁,洗去了你那些虚假的记忆,就代表着,我带着你的妹妹,来了结当年的恩怨了!到时候,你一定要助我们一臂之力!”

        那时候的明起不懂,什么叫助他们一臂之力,但是现在,他明白了……想要瓦解一个庞大的组织,只有从内部着手,而数年前,“养父”的假死就是这个计划开始的第一步。

        水鬼从小就觉得,养父比寻常人老的快一些,明明四十多岁的年纪,看上去却好像六七十了,以至于到他“死去”的那一天,自己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,仿佛他就是正常老死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那一天,他亲手给自己榨了一杯果汁,喝上去味道怪怪的,好像是草莓,又好像是石榴……但现在水鬼知道了,那就是传说中的印度毒莓。他对着自己呓语,仿佛蹩脚的催眠术,就像二十多年前,他曾经对自己一家人曾经做过的那样……

        他让喝下毒莓汁的父亲,去向小镇的居民承认,是自己引来了灾难,他让喝下毒莓汁的母亲,亲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,甚至,他也让自己忘了有关于绿眼睛女人的一切……只是他不知道,早在他给自己下毒之前,那绿眼睛的女人,已经把他的一切,都好好的“锁”了起来,珍而重之的?;ぷ拧胍堑?,他一丝一毫都没有忘,甚至,包括他所有的计划,也都隐隐有了个轮廓。

        “孩子,喝下这杯饮料,我之于你,就已经是个死人了,等你发现我还活着的那一天,你一定会理解我的苦衷的。我得逃命去,那个可怕的女人又出现了。现在,你可以放心地离开,去找自己的妹妹了……虽然我说她死了,但是你一定不相信对不对?就算你曾经相信,喝下这杯饮料的你,也不会再相信了……只要你找到她,我就还有机会,能活着出现在你面前!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想要月亮?你要月亮做什么?”水鬼的内心疯狂的嘶吼着,一腔怒火,就要喷薄而出。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,他始终记得,他要助人一臂之力……那个绿眼睛的女人,和养父之间,一定有一场硬仗。

        他想起了自己死去的那一群“伙伴”,那些人之中,到底又有几个,是自己真正的伙伴呢?大约只有头天晚上死去的那两个女孩子吧!那些后来要求留下的,都是养父的爪牙。他们在养父的指令下,给自己下达暗示,要自己引诱妹妹出现在养父面前……幸而,他们不知道,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在今天,付之东流——那些虚假的记忆,都已被锁链下的真实,冲洗的一干二净。

        赌石场很快就到了,男人将昏迷的金宝川扔在“养父”面前:“父亲,我回来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个男人更加苍老了,算起来也就五十多岁的年纪,但是看上去,却已经是一个耄耋老人,不光是他,他身边那些得力干将,也都有了类似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“这人是?”老头儿有些得意地看着地上的金宝川。

        “他是妹妹的师傅,您知道的,我不愿意粗暴的对待妹妹,所以将他带来……想必妹妹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!”半真半假,反而更容易让人信服。

        果不其然,老头儿点点头,递给男人一杯红酒:“这是加了煮过药材的红酒,好喝的很,你尝尝!”

        水鬼也算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接过酒杯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,喝下去的瞬间也没有任何难受的表现,仿佛摆在面前的,真的就是一杯普通的红酒。

        “我听说,你们身边,最近出现了一个绿眼睛的女人?”果然,老头儿已经迫不及待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对,我们也不知道她是谁,只是都在怀疑,她是不是和当年苹果镇的大火,有什么关系!”他流利地回答着问题,神志没有丝毫模糊……大约是阿木博士给的阻断剂,起了作用。

        “其实,这么些年,我能感觉到,那女人一直对苹果镇的遗民,赶尽杀绝,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假死的原因……如果你找见了她,记得叫我也见见,哪怕力量微薄,我也一直想着为你的父母报仇!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,我一定不会放过害死我父母的人!”水鬼的眼神轻轻飘了飘,随后便流露出一丝疲倦,在椅子上打起了“瞌睡”。

        “让他睡吧……等醒过来,还接着有用!”

        此时,正在半途的暴躁月亮,忽然接到了灰蛇的电话:“追到哪儿了?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我在追人,你还打电话?”月亮生气!

        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最里面的卧室里,灰蛇不紧不慢:“你哥没你想的那么坏……你见到他的时候,只要暴打他一顿,给辛集和七号出个气就行了,大概就是打掉两三颗牙齿的程度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话说得隐晦,月亮多聪明啊,一下子就明白了灰蛇的言下之意——那意思,你哥在演戏呢,就是演戏的时候,代价大了点,你不妨稍微假戏真做,暴揍他一顿,既显得真实,又能以正义的名义,替辛集和七号报仇。

        “还有啊……”灰蛇吧嗒吧嗒嘴,继续道:“江涯从辽东会给你派来了打手,就跟在你后面没多远,本着不用白不用的精神,让他们狗咬狗,也是不错的?!闭獯看馐翘偬锛掖恐中⌒笊亩袢の丁凑?,他也早就看辽东会不顺眼了!

        紧张了一路的月亮,忽然就整个松快了下来,然后转念一想——不行,这特么还演戏呢……真是考验演技啊……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传来了一阵摩托声:“请问是……金月亮,金小姐吗?”

        月亮颇为邪魅地一挑眉——打手来了,然后摆了个冷漠暴躁的表情:“你们是辽东会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是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就行,跟老娘去干个场子?!彼蛋?,伸手一指不远处金碧辉煌的一栋会所:“那里有个男人,绑了我师傅,你们把他暴打一顿,然后交给我处理……剩下的杂鱼,该砍的砍,该宰的宰,崩脏了老娘的手!”

        “明白!”辽东会的打手们训练有素,一个个脚底油门一踩,便指哪打哪儿了!

        “果然有手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!真羡慕姓孟的!”月亮搔了搔后脑勺儿,也一踩哈雷,跟了上去。
 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   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 www.avcvp.com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• 西安回应“抢人大战致房价上涨”:恶意营销 2019-04-14
  • “翠微杯·我的军旅生涯”摄影大赛征稿 2019-04-12
  • 一加手机5【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】 2019-04-12
  • 打造时尚达人般的理想生活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4-09
  • [哈哈]逻辑:既然已经按需分配了,也就是说,你的自我实现需求也都满足了,那按劳分配的那一部分有何必要?只要不哈,就知道这是很清晰平滑的逻辑。 2019-04-01
  • 日本乒乓球公开赛张继科摆脱“一轮游” 2019-03-2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07
  • 一起嗨起来!大国重器组团跳“机械舞” 2019-02-20
  • 冰溪洋博客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2-20
  • 澳大利亚多名华人获颁授女王勋章 来自不同领域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1-18
  • 光明日报:对抄袭行为不能仅道德谴责 2019-01-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