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西安回应“抢人大战致房价上涨”:恶意营销 2019-04-14
  • “翠微杯·我的军旅生涯”摄影大赛征稿 2019-04-12
  • 一加手机5【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】 2019-04-12
  • 打造时尚达人般的理想生活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4-09
  • [哈哈]逻辑:既然已经按需分配了,也就是说,你的自我实现需求也都满足了,那按劳分配的那一部分有何必要?只要不哈,就知道这是很清晰平滑的逻辑。 2019-04-01
  • 日本乒乓球公开赛张继科摆脱“一轮游” 2019-03-2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07
  • 一起嗨起来!大国重器组团跳“机械舞” 2019-02-20
  • 冰溪洋博客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2-20
  • 澳大利亚多名华人获颁授女王勋章 来自不同领域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1-18
  • 光明日报:对抄袭行为不能仅道德谴责 2019-01-18
  •  联系我们:通过邮件
    欢迎光临扔书网!
    当前位置:扔书网 > 修真小说 > 大数据修仙 >

    河北省11选五遗漏: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陈化粮

        这个声音是个女声,喻轻竹忍不住勃然大怒,“是谁在那里鬼鬼祟祟?敢站出来说话吗?”

        如果是个男声,没准她就忍了,但是女声她不能忍。

        她没有想过,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但是就是单纯地认为,这事儿不能忍。

        冯君却是已经听出来了,说话的正是红姐。

        然后,黑暗处走出来两个人,果不其然,正是红姐和张采歆。

        张采歆似笑非笑地看着喻轻竹,“话是我说的,你虽然姓喻,但是说起对海外的了解,你不如我……那些资本会注重**?你是在开天大的玩笑!”

        她的口气大了一点,但是别的不说,只说她那充满了异域风情的相貌,就有相当的说服力——我都长这样了,你还敢怀疑?

        喻轻竹是真有点傻白甜,她居然没听出来红姐和小菜心声音的区别——其实这俩做为堂姐妹,不看相貌的话,声音还是很像的,只有冯君之类特别亲近的人,才能听得出来。

        喻轻竹很随意地就缴枪了——她真不介意这个,“好吧,你更懂,然后呢?”

        “然后呢”这三个字,真的很强大,一股脑就把皮球踢出去了,她并不是很擅长这种说话的艺术,但是从小到大,听人这么说话多了,她就很自然地使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张采歆听到这话,就有点傻眼,对方缩得太快,她没有成功的kuài gǎn,而且对方的问题,她也暂时接不上来,所以她只能扭头看向自己的堂姐。

        张卫红却是笑了起来,“然后?然后当然是争取国内解决……国内解决不了,再找国外也不晚,但是国外解决的话,需要一段时间?!?br />
        喻轻竹却是不服气地看着她,“国内解决?你怎么解决?”

        她就不相信了,自己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,别人能解决了。

        红姐高冷地一笑,“妹子,你听着点……记得学习啊?!?br />
        然后她向冯君走去,走在半路上,猛地停下脚步,抬头望一眼天空,“下雨了?”

        这种风格吗?喻轻竹的眉头皱一皱,觉得有点莫名其妙。

        事实证明她想多了,天上确实下起了雨,红姐走到冯君身边,“这种事,你跟我说呀?!?br />
        我跟你说?冯君无奈地一抹额头,“红姐,你家好像也不做粮食生意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也未必不能做,”红姐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你虽然不是伏牛人,但是来伏牛这么久了,总该知道这里是粮食大省吧?”

        冯君有点似懂非懂,他皱着眉头发问,“你是说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没错,”红姐点点头,“这就是我想说的,伏牛省有很多国储粮的,收粮食你就不用想了,但是国库有轮换粮的,这个你该听说过,陈粮是要卖出去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冯君对这个还真的知道一点,毕竟他出身小县城,虽然家里是城镇户口,但是接触的很多同学家里都是种地的,对储备粮有概念。

        但是正因为知道,他更清楚这件事情有多么不好操作,“陈化粮的处理,都是很严格的,谨防以次充好,要是量少一点倒也不难,但是这么大的量,怎么可能不被人发现?”

        陈化粮就是过了期的粮食,储备局会在次陈化的时期,就向外抛售旧粮,腾出仓储空间以储备新粮,而到了陈化粮阶段,储备局有明文规定,抛出去的粮食,不许流向粮食市场。

        不流向粮食市场流向哪里?饲料加工厂!

        然而规定是这么规定的,陈化粮的售价极低,所以现在很多工地上,有人推销什么“民工大米”,那就是在陈化粮里选出的可以食用的粮食。

        不过这种事情查得比较严,不但是涉及了利益输送,更重要的是关系到人民的生命安全。

        铤而走险的人肯定有,这种事也屡禁不绝,但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国家对陈化粮的流向还是很在意的,理论上讲,不是随便什么饲料加工企业,就有资格能买陈化粮的,所以这种事情只能小范围地发生,做大了就是个死。

        大批陈化粮去向不明?冯君真不认为红姐扛得下来。

        红姐却是冲他笑一下,“你忘了,我是住在什么地方了?”

        冯君这才想起来,红姐是……住在粮食厅大院里的呀。

        然后她自顾自地发话,“伏牛凑不够数量的话,外省也能帮着协调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冯君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红姐你先了解一下情况,我倒不是不信你,关键是咱准备工作做得充足一点,没有坏处?!?br />
        红姐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你有什么话直说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冯君原本不想说什么的,听到她这话,就点一点头,“确实存在一些问题,三年的粮食就是陈化粮了,所以国库轮换粮的周期很快,量又大……利益攸关方是很多的,就算你关系硬,但是对方求的是长久,一次性的大量采购,并不能证明潜力,这个事情不好搞?!?br />
        过路的强龙再强,也不过是偶然路过,等强龙过境之后,别人还要在这个环境里讨生活。

        冯君不怕红姐做不到,他想的是,这件事做得不要太勉强,真想勉强的话,他去暹罗走一趟,还愁弄不到点粮食?

        红姐嘴上说得硬,心里其实也有点忐忑,她是听到了他俩说话,一时起了这个念头,对此并没有十足的把握,于是点点头,“五百万吨是一次要的量吗?”

        冯君嘴里说的五百万吨,其实是跟喻轻竹斗嘴,别说人家找不到这么多粮食,找得到他也得有钱买,五百万吨起码不得一百多个亿?

        所以他笑着摇摇头,“分批吧,先来十万吨的就行?!?br />
        喻轻竹听得眉头一扬,想说什么来着,最终还是没有说,只是轻轻抿了一下嘴唇。

        红姐闻言松一口气,微微点头,“这个数量就好说了……我打个电话问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不多时,她拿着手机走了过来,喜不滋滋地表示,“我问过了,小麦不存在陈化的问题?!?br />
        大致来说,陈化粮基本上专指大米的储备,两年的次陈大米就要赶紧抛掉,三年就成了彻底的陈化粮,而小麦储藏得当的话,六七年不成问题。

        而现在伏牛省粮食储备局正打算抛售一批小麦,等新的小麦收割了,就可以存新粮入库。

        这一批小麦没有存放多久,也就是三到四年,售价也不会很便宜,但是集中往外放,也给面粉厂带来了一定的压力。

        所以红姐表示可以运作一下,具体经过……她并没有说,表示反正十万吨小麦没问题,就算有点缺口,可以拿次陈粮大米补足。

        甚至她还说明,这一部分钱不需要冯君来出,她自己就能筹足——其实她帮着冯君卖了这么久的玉石,光是分成也攒下了差不多三个亿,拿出这么多钱来完全不在话下。

        冯君怎么可能让她出这个钱?“我的事情让你出钱,那成什么了?”

        红姐笑着回答,“其实最该出钱的,就是我们啊,这么长时间以来,都是你在为庄园张罗,我们号称是徒弟,真没为庄园做出什么大事,就当是我赞助的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冯君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我怎么觉得……你有点什么图谋呢?”

        红姐的脸微微红了一下,所幸的是天黑,别人也没有看到,只有距离她最近的张采歆,可能感觉了到一丝异样,她整理一下心情,沉声发话,“你走得太快了,我们追都追得很难,再不为庄园做点什么,我们会觉得深深对不住你给的资源?!?br />
        冯君听得就是一怔,一直以来,他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,最多也就是跟王海峰之类的挑明,师徒关系应该是什么样子,指望的是他们能在将来对庄园有所帮助。

        至于近期的投资?他真没往这方面想,一来是没有他们,他也需要在两个位面赚钱,二来就是……不客气地说,他觉得他们的钱有点少了。

        比如说,王海峰的家里倒是亿万富翁,当初也是他需要仰望的对象,但是现在嘛……王家那点钱,怕是连这十万吨粮食都买不起。

        看到他不做声,张采歆也发话了,“确实也是啊,别人学艺都是要给师父钱的,你这算是倒贴钱了,而且那些丸药有多珍贵,我们也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一点确实如此,冯君的锻体丹和培元丹对外售卖,起价最少也是一两千万,甚至培元丹都没有价格,由着他随口喊,愿意多给就多给一点,少给也不需要理由。

        冯君给徒弟或者他的女人服用这些丸药,自动就转化成了手机位面的价格,根本没有考虑其中的差价——反正跟你们算,你们也出不起这钱,我还算那做什么?

        尤其是纳物符之类的东西,他的徒弟们人手一个,这玩意儿在地球位面,绝对不能用金钱来衡量,除了有数的道门友人,他友情赠送了,根本就没有对其他人售卖的心思。

        至于说修炼的功法值多少钱?反正外人都没有得到过。

        他觉得自己还算个负责任的师父,却没有意识到,他这么做带给徒弟们很大的压力……

        「更新到,召唤月票?!?3
 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   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 www.avcvp.com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• 西安回应“抢人大战致房价上涨”:恶意营销 2019-04-14
  • “翠微杯·我的军旅生涯”摄影大赛征稿 2019-04-12
  • 一加手机5【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】 2019-04-12
  • 打造时尚达人般的理想生活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4-09
  • [哈哈]逻辑:既然已经按需分配了,也就是说,你的自我实现需求也都满足了,那按劳分配的那一部分有何必要?只要不哈,就知道这是很清晰平滑的逻辑。 2019-04-01
  • 日本乒乓球公开赛张继科摆脱“一轮游” 2019-03-2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07
  • 一起嗨起来!大国重器组团跳“机械舞” 2019-02-20
  • 冰溪洋博客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2-20
  • 澳大利亚多名华人获颁授女王勋章 来自不同领域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1-18
  • 光明日报:对抄袭行为不能仅道德谴责 2019-01-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