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澳大利亚多名华人获颁授女王勋章 来自不同领域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1-18
  • 光明日报:对抄袭行为不能仅道德谴责 2019-01-18
  •  联系我们:通过邮件
    欢迎光临扔书网!
    当前位置:扔书网 > 历史小说 > 唐朝好大哥 >

   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号:第四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

        十年之后又十年,一转眼,秦浩已经快七十岁了。

    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自从被赐了剑履上殿之后,他反而已经很少亲自上朝了,他们秦家的势力,也已经慢慢转移到了秦小昊的手里,抬自己倒还是太傅的官职,可秦小昊已经臭不要脸的当上尚书令了,连他们老家老二也混成了中书令,不管是京城还是地方,到处都是他们家的亲信,除了那些个姓李的刺史,已经没什么人还拿李唐当回事了。

        俗话说,人到七十古来稀,古时候医疗条件就是这样,他这个岁数的人死了都是喜丧,那是不能哭的,他这些年也越来越感觉到了岁月的无情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,他甚至隐隐的有种预感,自己也就这几个月的事儿了,指不定哪天睡着之后就起不来了。

        不过说真的,他已经有点活够了。

        漫天的大雪在风的推动下打着旋的往他的脸上卷,迈开腿出门,踩在雪地上都是嘎吱嘎吱的声音,今年长安的天似乎格外的冷,冻的他脸上手上全是通红通红的。

        “爷爷,爷爷,您这是要去哪啊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回过头,特稀罕的摸了摸小孙子的脸,笑笑道:“唉,想去见见老朋友们?!?br />
        小孙子不明所以的想,老朋友?您的老朋友不是都死光了么?

        “备车,我想去昭陵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就这么坐着车,接过了车夫手里的缰绳,深深的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,猛地从老迈的身体中汲取了一点力气,狠狠地抽在了马屁股上:“架~!”

        “爷爷,爷爷,您慢一点呀,慢一点呀,您别再摔喽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却不理他,使劲的抽着马屁股,比他年轻的时候奔驰的还要快,他似乎是想找回一点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当然,少年之所以狂那是因为他们身上有精力,怎么折腾都没事儿,秦浩这个老胳膊老腿的却已经有点遭不住了,等他们一路飞驰到昭陵的时候,他整个手都是抖的。

        “爷爷,您慢一点,小心,地上滑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拄着拐,下了车,一步一摇晃的艰难的往前走。

        “唉,当年的那些太监们,是不是都死了呀,这些心来的太监们哪,就是不认真,这雪都下的这么大了,也没人扫一扫,孙儿啊,去,给爷爷拿一扫帚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爷爷,我来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呵呵,不了,还是我来吧,这也是我,最后一次给陛下扫墓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拿过了扫帚,步履蹒跚的扫啊,扫,也没带个手套,扫的整个手都冻得僵了,可他却坚持不要别人帮忙。

        终于扫出了个大概模样,秦浩看着昭陵石板上的八骏图,笑着道:“孙儿你看,这就是昭陵八骏,我当年啊,就是在那匹身上学会的骑马,结果马不听话,差点让狼给吃了,是承乾救了我,打那以后啊,我跟他就成了好兄弟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,秦浩慢慢的在昭陵边上坐了下来,随手倚靠在石碑上,取出了酒,先在碑前面倒了一杯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口中喃喃道:“陛下啊,我也快下去找你去了,也不知你见了我,是会夸我这些年做的好呢,还是会骂我只手遮天,咱们君臣俩,说说心里话?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秦浩一口喝干了自己手里的那杯,又将墓碑前的那杯给倒掉。

        “我估计,你肯定会骂我吧,如果人能死两次,你肯定得杀了我,对不对?你们这些当皇帝的呀,就是小气,也不知道站在我们这些作臣子的角度上想想,你们家皇权旁落,可是赖不着我,我可一直干的都是忠臣的事儿,是你的这些个儿子孙子,包括你自己,太短命,谁让你们家有脑癌的遗传病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陛下啊,我跟你说,如今这大唐啊,可好可好了,秦小昊那孩子,把蒸汽机都给鼓捣出来了,他还说,要把电磁机给弄出来呢,哈哈,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,也不知他还能不能看得到,哦,对了,你压根就不知道电磁机是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今这大唐啊,可威风了,当年的突厥,吐谷浑,党项,契丹,都没了,没了,他们现在啊,人人都会说唐话,反倒是他们自己的土语已经没几个人会说了,现在那就是咱大唐的几个道,跟关中已经没什么区别了,再也不是什么外夷了,是咱们大唐真正的边陲,这版图我可给你扩大了一倍以上,现在啊,只有原来大食那片地方,那些白种人,还勉强算是夷狄,这特么是人种的问题,没个百八十年的混居,我也没招,我也算问心无愧了吧?要是没有我,这时候的大唐早就被契丹打的灰头土脸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今这老百姓的日子啊,过的可好了,都说宋朝百姓过的日子好,我特么也没见到过,但肯定没咱现在的大唐过的好,我记得你那会,百姓家里的老人隔三差五能吃上一顿肉,就都夸你是千古一帝了,可现在?前些天我去菜市场看,那排骨都比肥肉贵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唉,你把江山交到我的手上,我给你治理的呀,可好可好的了。所以等咱们见了面,你就别骂我了吧,我呀,对得起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前些天呀,小王八犊子说要给我加九锡,让我给骂了,我又不是曹操,加什么九锡呀,你看,权臣做到我这个份上,还守着这么一份臣子的礼节,我这也算够意思了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秦浩就这么絮絮叨叨的唠啊,唠啊,一直唠到雪停了,太阳都快下山了,他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都打上呼噜了,小孙子实在是怕他再冻出点毛病来,这才将他叫醒。

        “爷爷,天冷,咱该回家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回家?嗯,回家,是该回家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,秦浩在小孙子的搀扶下费力的站了起来,停了一下,转过身对着昭陵道:“我再最后给你磕个头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,秦浩又费力的跪下,一下,两下,特认真的磕了几个头,然后喃喃自语道:“嗯,我不欠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回到马车上,秦浩又道:“先别回家,去乾陵一趟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乾陵?爷爷,这天都有点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嘿嘿一笑,“哎呀,我就是去看看,看过了就回家,保证不再折腾了还不行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可是您说的啊,那咱就看看去?!?br />
        乾陵,历史上是李治的陵,现在自然也变成李承乾的了,这回秦浩倒是没给他扫墓,可是下了车没走几步,他的脸就沉下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爷爷,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秦浩伸出手来,颤颤巍巍地一指,道:“我的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的墓呢?我都快七十了,为什么不给我修陵?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爷爷您身体康健,许是暂时还用不着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放屁!谁家老头七十了还不修陵?是我没资格陪葬,还是小王八犊子想给我单独修一座?他想给我修什么?帝陵么?你说,他是没修,还是修在别处了?”

        小孙子不说话了。

        秦浩勃然大怒,骂道:“小王八犊子,老子才十年没上朝,他想干什么?造反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没有,父亲大人他绝无此心啊,只是这乾陵的格局可能确实是小了点,已经不能再大动干戈了,况且落叶归根,您的陵寝修在了咱的关中老家,祖宅那边了,他也是一片孝心,所以才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放屁,什么狗屁关中老家,那就是糊弄人的,我特么是关中人么?我特么是东北人,这事儿你们不知道,你爹还能不清楚么?好啊,你爹这是翅膀硬了,不拿我的话当回事儿拉呀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秦浩的脸色突然一阵阵潮红,疯狂的咳嗽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爷爷,爷爷您注意身体呀,您别生气了,咱先回家,回家再说行么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被气的一阵迷糊,却也知道他这火跟孙子发不着,坐回了车里,冷静下来,道:“明天,我要上朝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上朝?爷爷,您都快十年没有上朝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?我还是不是当朝的太傅,我想要上朝难道都不行么?你爹现在就容不下我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哪能呢,哪能呢,我这不是担心您的身体么,您想上朝,您上就是了,您就算想坐龙椅,谁还能拦得住您呀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白了他一眼,不说话了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大朝会,秦浩特意早早的起来,他已经很久没这么早的起过床了,可是打开自家衣橱找了半天,居然愣是没找着自己的朝服。

        “我衣服呢?唉,算了,就这么着吧,我就穿这身便服,也挺好?!?br />
        于是,秦浩一大早上,就穿着这么一身素白的便服,拄着拐杖,老态龙钟的挪着龟步,来到了太极殿。

        满朝文武见他来了,一时间都挺诧异的,纷纷规规矩矩的站好,好多这两年刚掉进京里的甚至都不认识他,纷纷问身边人这老头是谁。

        秦浩就这么一步一停的走到了御前,抬头看了看,呀,又换皇帝了?李治呢?哦对,李治前两年的时候好像已经死了,这是他儿子,叫什么来着?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呢?

        新皇帝倒是挺客气:“老太傅要做什么,朕直接去您府上便是,您这么大年纪了,怎么还亲自来上朝了呢?这要是路上受了风寒,岂不是成了朕的罪过?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小皇帝居然特懂事儿的站了起来,几步从御阶上走了下去,亲自搀扶住了秦浩,一步步往上面走去。

        秦浩忍不住心中就想啊,当年的李象,要是有你十分之一懂事儿,如今这长安恐怕也不会是这么个局面了。

        “老臣有件事情,想请陛下恩准,只怕再不说,就没机会说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太傅说哪里话,大唐能有今日,全凭太傅您在保驾护航,离了谁,也不能离了太傅您呀,要善保千金之躯,大唐可不能没有太傅啊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话的功夫,小皇帝就已经将他扶到了龙椅边的侧坐上,“太傅请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陛下先坐?!?br />
        直到小皇帝颇为拘谨的坐了,秦浩才一屁股坐在边上,道:“陛下,老臣是有一事相请,太宗皇帝,对老臣有知遇之恩,高宗皇帝,跟老臣有兄弟之情,臣想请陛下,看在臣为大唐鞠躬尽瘁的份上,可以在乾陵之侧,令建一个小坟,陪葬在高宗皇帝左右,望陛下,恩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太傅说的这是什么话,大唐还不能离开太傅啊,您还得再帮朕,看顾这江山十年八年呢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笑了笑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道:“老臣,只有这么点请求了,朝堂之事,老臣老迈昏聩,也早就不再过问了,臣的儿子秦小昊,会帮我辅佐陛下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小皇帝拱起手,深深的行礼道:“恭送太傅?!?br />
        秦浩点了点头,步履蹒跚的走了下去,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,想了想,溜溜的走到御道的边上,缓缓的走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御道下,秦小昊作为百官之首,站在离御道最近的位置,秦浩走过去,颇为无奈的说道:“你以后葬在哪,我管不了了,可是我葬在哪,我想我应该还能做主的?!?
 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   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 www.avcvp.com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• 澳大利亚多名华人获颁授女王勋章 来自不同领域 ——凤凰房产海外 2019-01-18
  • 光明日报:对抄袭行为不能仅道德谴责 2019-01-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