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霍金骨灰安葬仪式举行 坟墓纪念碑上刻有黑洞图案 2019-05-23
  • 2018暑假欧洲亲子游适合去哪?适合暑假旅游的欧洲国家推荐 2019-05-23
  • 李克强: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 2019-05-22
  • 广东金林村:农民爱写诗 2019-05-22
  • 这样的家居设计,给我来一打 2019-05-13
  • 图解:中央批复了雄安规划纲要!“干货”一览 2019-05-13
  • 不必过度解读小学生“梦想发财” 2019-05-03
  • 西安回应“抢人大战致房价上涨”:恶意营销 2019-04-14
  • “翠微杯·我的军旅生涯”摄影大赛征稿 2019-04-12
  • 一加手机5【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】 2019-04-12
  • 打造时尚达人般的理想生活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4-09
  • [哈哈]逻辑:既然已经按需分配了,也就是说,你的自我实现需求也都满足了,那按劳分配的那一部分有何必要?只要不哈,就知道这是很清晰平滑的逻辑。 2019-04-01
  • 日本乒乓球公开赛张继科摆脱“一轮游” 2019-03-2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07
  • 一起嗨起来!大国重器组团跳“机械舞” 2019-02-20
  •  联系我们:通过邮件
    欢迎光临扔书网!
    当前位置:扔书网 > 都市小说 > 都市伪仙 >

    河北十一选五期走势:第二百四二节 回家

        苏晓凝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,仿佛刚刚划亮的火柴,却被一滴坠落的冰水准确命中燃烧点,瞬间熄灭。

        她下意识把双臂抱在胸前,低着头,暗淡目光看着脚下远处的医院停车场,一言不发。清晨的凉风从侧面吹来,带着令肌肤敏感的温度,灌进她毫无遮拦的裙子下摆,在线条优美的双腿之间冲撞着。裙角被高高掀起,又迅速落下。

        身后传来脚步声。眼角余光瞥见那是两名从医技大楼方向走来的护士。白色制服有种令人心情安宁的特殊效果,鸽子形状的白帽令人有着想要飞翔的冲动。她们走得很快,从苏晓凝旁边经过的时候,明显放慢了速度。前后差距大概有三秒钟。等到她们离开,走远,从那个方向传来隐隐约约的谈论私语。

        “那女的穿的也太暴露了。那种裙子……整个后背都露在外面。那男的应该是她男朋友吧!可能是看不下去了,所以才把衣服借给她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现在……到处都是不要脸的贱货。你没看她那裙子短的连屁股都包不住……还好意思站在外面……刚才走过去……她身上一大股骚味,你闻到没有?”

        “骚味?”

        “哎呀……就是,就是跟男人做了那种事情以后,没有洗过下面的那股味道。你想想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她该不会是出来卖的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苏晓凝慢慢弯下腰,双手从膝盖前面绕过去,用更加严实的动作将自己环抱起来。低着头,下巴放在膝盖上,闪亮眼眸深处的忧郁挥之不去,在痛苦与麻木之间不断游走。

        人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理想。我们小时候大概都曾经说过“长大以后要当科学家”的豪言壮语。走出学校大门,才发现社会并非是想象中那般美妙。有五光十色的幻影,有外表华丽的毒蜘蛛,还有表面上看起来与安乐窝没什么区别的死亡陷阱……有人迷失,有人堕落,有人正在无底洞的最深处艰难攀爬,还有人勇敢跨过了各种障碍,披荆斩棘,一步一个脚印,走得坚实又稳定。

        还有一些人,他们被苦难的生活死死压迫着,无法挣扎,无法翻身。

        默默注视着脚下灰沉沉的地表颜色,然后抬起头,蔚蓝色澄净天空映在了苏晓凝充满迷茫的眼睛里。

        她泪流满面。

        我还有未来吗?

        身后传来谢浩然平静的声音:“姐,你想上学?还是想到我公司里上班?”

        苏晓凝觉得胸腔里的心脏猛然抽了一下,然后以自己从未感知过的奇妙方式跳动起来。

        她蹲在地上,侧过身子,偏过头,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谢浩然。

        她知道这个昨天才刚认识的小表弟很厉害。连周宗延那种人都杀了,而且在医院里,他昨天晚上闹出了很大动静。也不知道究竟用了什么方法,警察没有出现,妈妈的诊断治疗照常进行。尤其是昨晚到今天,值班医生和护士过来查房,他们的脸上清清楚楚写满了“畏惧”两个字。

        “上学?”

        这个词脱口而出的时候,苏晓凝有些激动。热切心理却在瞬间低暗下去,她自嘲着摇摇头,目光灰暗:“我这种人……还有资格上学?”

        看着蹲在地上久久不愿意起来的苏晓凝,谢浩然很是心疼。他朝前走了一步,双手扶住她的肩膀,将苏晓凝慢慢扶起。手掌释放出附带着强硬态度的力量,将她扳过来,面对自己。

        “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。从今往后,没人能欺负你,没人能欺负我的家人?!?br />
        谢浩然黑玉般的眸子里寒光闪烁,声音铿锵有力:“无论是谁胆敢对你们伸一根手指头,我都要他死!”

        这不是残忍,而是经历太多现实以后,在年轻人脑海里逐渐成形的顽固概念。

        国家如此。

        小家,也是如此。

        苏晓凝什么也没说,张开双臂,毫不顾忌胸前露出的大片白腻肌肤,就这样抱住谢浩然。胳膊从他的臂弯中间穿过去,在身后手指交接,牢牢握住,将整个身体紧贴过去,侧着头,闭上眼睛,安心聆听着他的心跳节奏。

        从对面传递过来无限温暖,锻炼产生的结实肌肉有种令人平静的安全感。

        苏晓凝已经忘了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时候。好像是那个曾经嚷嚷着“我要给你幸?!钡哪信笥?。他只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。睡了几次就离开,对着月亮许下的誓言在空气中远远飘荡。那时候他的理由很充分,令人无法辩驳————你太穷了,还有那么沉重的家庭负担。我爱你,但是我要去追寻我的理想。

        是??!爱情无法在一个人身体里产生。他离开的时候说话振振有词:诗和远方在召唤着我。你也要等着我。我一定会成功。到时候,我再回来找你。

        视线再次变得迷蒙。

        苏晓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多眼泪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唯一能够相信的人,就是自己的亲人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丰润花园。

        越野车在三十三幢旁边的空车位上停住,苏慎第一个推开车门,急不可待地跳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湛蓝色的天空比任何时候都要美丽。苏慎有些奇怪:在自己人生的前十多年时间里,为什么从未发现天空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?

        谢浩然从副驾驶座位上下来,走到苏慎身边,用力拍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跑那么快干什么?房子又没有脚,逃不掉的?!?br />
        今年上高二的苏慎抬起头,望向谢浩然的目光有些敬畏。

        他的年龄比谢浩然大??墒嵌杂谡飧龃诱衙鞴吹脑斗勘淼?,苏慎有种必须抬起头来才能看见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实际情况是谢浩然身高超过了苏慎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过去的几天里,他彻底改变了整个苏家的命运。

        年轻人看待问题不会考虑复杂的背景因素。围绕在住家附近那一双双该死的“眼睛”都消失了,大姑姑出了院,餐桌上每顿都有必须在过年时候才能吃到的丰盛饭菜,家里每天都充满着欢声笑语。

        一切都是谢浩然这个表弟带来的。

        苏慎正处于叛逆期。在这个阶段,“不听话”并不意味着要跟家人父母顽抗到底。那是因为发达的网络让他们接收了大量接收外来信息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力,每个人都会在心底产生专属信仰。不一定是宗教,也可能是某个特定对象。

        谢浩然成为了苏慎的崇拜目标。

        至关重要的一点,就是表弟把原本属于我们家的房子,从那些人手里抢了回来。

        三十三幢,三零一室。

        方芮拒绝了贺明明的搀扶,一个人颤颤巍巍扶着墙壁,一层层台阶走上去,动作虽然缓慢,脚步却很坚实。

        苏家所有人都来了,加上从昭明调过来的贺家庶族,总共坐了四辆越野车。

        按照谢浩然最初的想法,是想要尽快让外婆一家从那个肮脏院子里搬出来。他在一个新楼盘里买了三套房子。泽州房价不贵,开发商与何洪涛也认识,三百万打包价虽说有人情成分在里面,却也还有赚头。

        方芮执意要回来。在她看来,无论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,都比不上丰润花园三十三幢,三零一室。

        这里有太多关于过去的回忆。有悲欢离合,有生老病死。

        这里是我的家。

        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,周围邻居对三零一室的新主人也就尤为关注。方芮上楼速度慢,楼上楼下的邻居纷纷打开各家房门观望着,议论纷纷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三零一换人了?我记得那房子是房管局老李的,他什么时候把房子卖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说的是李平康吧?他前段时间好像招惹了什么人,他和他媳妇的腿被打断了,孩子送到老人家里。我听说李平康摊上的事情可不小,上面派了督查进驻房管局,李平康在医院里就被隔离审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咝,这个……这不是老方嘛!以前苏淳苏老师的爱人。怎么……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      “苏淳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你是后面买房子进来的,这里以前就是苏老师的房子。那时候的事情……算了,都过去了。他们现在能回来,应该不容易??!”

        楼上楼下的聚集的人越来越多,很快就把整个楼道挤得水泄不通。有老人,有青年,也有孩子。一双双眼睛里透射出各自不同的目光。惊讶、怀疑、冷漠、热切、欣慰……人生百态,五光十色。

        房间里的家具全部换过。原本属于李平康的东西一件也没有留下。搬运的时候没有破坏装修,里里外外打扫得很干净。贺明明赶在方芮前面快步走进客厅,“刷”的一下拉开窗帘,明媚的阳光洒满房间。

        苏夜灵带着苏晓凝走进来,苏芷兰和苏慎跟在苏夜云后面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以前是你外公外婆的房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和你爸爸当时就住在这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里是厨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卫生间在这里……”

        对于常年居住在那个肮脏破败小院子里的人来说,一百多平米的房子绝对算是豪宅。
  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
   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 www.avcvp.com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• 霍金骨灰安葬仪式举行 坟墓纪念碑上刻有黑洞图案 2019-05-23
  • 2018暑假欧洲亲子游适合去哪?适合暑假旅游的欧洲国家推荐 2019-05-23
  • 李克强: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 2019-05-22
  • 广东金林村:农民爱写诗 2019-05-22
  • 这样的家居设计,给我来一打 2019-05-13
  • 图解:中央批复了雄安规划纲要!“干货”一览 2019-05-13
  • 不必过度解读小学生“梦想发财” 2019-05-03
  • 西安回应“抢人大战致房价上涨”:恶意营销 2019-04-14
  • “翠微杯·我的军旅生涯”摄影大赛征稿 2019-04-12
  • 一加手机5【报价 图片 参数 评测】 2019-04-12
  • 打造时尚达人般的理想生活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4-09
  • [哈哈]逻辑:既然已经按需分配了,也就是说,你的自我实现需求也都满足了,那按劳分配的那一部分有何必要?只要不哈,就知道这是很清晰平滑的逻辑。 2019-04-01
  • 日本乒乓球公开赛张继科摆脱“一轮游” 2019-03-25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07
  • 一起嗨起来!大国重器组团跳“机械舞” 2019-02-20